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华夏散文华夏散文

那时我们的爱情

曹学林2023-12-05864人已围观

简介曹学林,江苏泰州姜堰人。中国作协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主席。副研究馆员。著有长篇小说《船之魅》、中短篇小说集《杨柳叶子青》《底层味道》,微小说集《绝响与遗韵》《晚霞里的风情》,散文集《寻踪与倾听》《泥土与月光》等。


那时我们的爱情

曹学林

 

曹学林,江苏泰州姜堰人。中国作协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主席。副研究馆员。著有长篇小说《船之魅》、中短篇小说集《杨柳叶子青》《底层味道》,微小说集《绝响与遗韵》《晚霞里的风情》,散文集《寻踪与倾听》《泥土与月光》等。

 

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都是鬓发染霜的半百汉子。酒至酣处,听到电视里王菲陈奕迅在唱《因为爱情》:

给你一张过去的CD

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

有时会突然忘了我还在爱着你

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

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

忽然就来了兴致,有人提议,说说那时我们的爱情。也许酒精在起作用,也许歌声勾起了回忆,几个人竟都争着说起来。这时老汪用酒杯敲敲盘沿,待大家静下来后说道:“要说我们那时的爱情,可用九个字代替。”“九个字,哪九个字?”有人追问。老汪故意停了停,然后学着戏曲道白拉长声音:“小河边——草垛旁——桥洞里——!”大家听了先是一愣,然后都欢呼起来:“妙!妙!这九个字妙!”是呀,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人,那年月,谁没走过小河边,谁没躲过草垛旁,谁没钻过桥洞里?

于是,在《因为爱情》那充满淡淡哀愁的音乐声中,老汪讲了“小河边”的故事,老赵讲了“草垛旁”的故事,老余讲了“桥洞里”的故事—— 

小河边

那年我十九岁,参加了一次高考,可是名落孙山,正重新复习准备参加下一年考试。我的父亲在一个乡村小学做教师,常年居住在学校里,母亲在家里种地,父亲偶尔回家,我和母亲得闲也会到父亲那住上几天。这年的暑假,父亲叫我到他那儿去复习,他也好找老师指导我。我在父亲那儿整整两个月时间。刚开始每天都钻在宿舍里捧着书本用功,时间久了就觉得无聊,正好父亲有一副鱼竿,我就拿了鱼竿来到学校后面的一条小河边去钓鱼,作为一种调节和休息,父亲也没有反对。这样,我每天上午就到小河边钓上小半天鱼,既放松了身心,还能改善伙食。

有一天上午,我扛着鱼竿来到小河边,却突然发现在我垂钓的地方,坐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孩,手上捧着一本书,眼睛却盯着水面出神。听到动静,女孩转过头来——哇,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可是怎么脸上像有一层愁云?她的手上也捧着书,是不是也正经受着落榜的煎熬?我想起白居易的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主动跟她说话,终于了解到了她的情况,原来她就是这个村里的,家离这儿不远,参加了两次高考,都未能考上,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家里人叫她不要考了,村里的支书想她做儿媳妇,已经着人上门做介绍了,可是那支书儿子有残疾,人品也不好,三天两头来纠缠,打死她也不会嫁给他!她要考,她要离开这个地方!

知道了这个女孩的故事,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我要帮她!哪怕我考不上,也要能让她考上!从此以后,每天上午,我都利用钓鱼跟她一起坐在河边,共解难题,互问互背,有时放下书本,仰望蓝天,畅想未来。河岸上树木葱茏,水边生长着一片灌木,上面开满星星点点的小花,不时有小鸟飞来飞去。有一天,那灌木的小花上,有两只蝴蝶在翩翩起舞,我看着蝴蝶,竟鬼死神差地在女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正为自己的唐突举止害怕女孩生气呢,哪知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绯红着脸,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这时更加大胆了,一下子把女孩抱在了怀里。我们两人的爱情从此在河边开始,不仅在上午以钓鱼的名义见面,有时晚上也悄悄地来到河边幽会。但是我们发誓,绝不影响复习,一定要考走,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那条小河,白天看上去碧水潺湲,晚上在月下,更是波光潋滟。有一次我们突然来了兴致,一起下河来了个月光浴。我们都出生在水乡,从小就会游泳。两颗青春的心沉浸在温润的水流中,一种痒酥酥的感觉滑过全身。我们轻舒双臂,如美人鱼在水中穿行。偶尔游到了一起,我们会拍水嬉闹一番,还会进行游泳比赛。直到时间久了也有些乏力了才上了岸。

然而,有一天晚上,正当我们在河边相会,两人刚刚拥抱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来了三四个不认识的人,将我一顿拳打脚踢,将女孩又推又搡地拖走了,我只听见女孩一边走,一边喊:你们这些流氓,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父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尽管我被鼻子打得出了血,但他不想与村子里任何人发生什么瓜葛,第二天就将我送走了。从此那个地方我再也没有去过,当然也就不知道那个女孩后来的情况了。她考进大学、离开那个地方了吗?或者她嫁给那个支书的儿子了吗?她在哪?过得好吗?……这些问号,不时地还在我的心头缠绕。 

草垛旁 

我的记忆中有一个吻与草垛有关。女孩叫苇,与我同村、同学,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我们都在一个班,还曾经坐过一张桌子,也可算是“同桌的你”吧。初二那一年,我们之间突然产生一种朦胧的情愫:上课时我会常常盯着她长长的辫子走神听不进老师讲课,而她也会时不时转过头来对我会心一笑,晚上下自修,都要磨蹭到最后,等同学们都走了然后再一起回家,甚至还曾逃学偷偷去县城看过一场电影而被老师处理。学校和村里许多人都传言我们在“谈恋爱”,但其实我们只是懵懵懂懂的,并不明确这种男女间产生的吸引是什么。后来初中毕业,我们各自到了不同的学校上高中,分开了,也就疏远了,几乎就断绝了来往。

再次见面已经是六年之后,我已师范毕业走上中学教师岗位。在一个礼拜六下午,我陪同事到一所乡村小学去看望一位朋友。然而,同事没有遇到他的朋友,而我却意外地遇到了苇——原来苇早就顶替她父亲在这所学校做教师几年了!意想不到的重逢让我俩都极为惊喜,以后的一切就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们开始约会,每个周末晚上,都要见上一面。我们在田间小径上散步,在河边树林里交谈,偶尔还会骑上自行车去城里看上一场电影,重温下少年时的电影梦——我们真的“恋爱”了。

有一天夜里我们从城里看完电影,骑着自行车回家。时已夜深,因为公路颠簸,又不时有汽车呼啸驶过,苇坐在车后座上,前胸差不多靠着我的后背,双手抓着我的衣服生怕跌倒。我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大意,直到离开公路转向乡间道路,一颗心才放松了下来。正是麦收季节,路上堆满了新鲜的麦草垛,一股清新熏人的气息在夏夜里流动。月光不甚透明,如给夜空涂抹了一层白乳。路边的杨树上有鸟在扑腾,远处的水田里有蛙在鸣叫,自行车的车轮碾压着麦草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切如天籁之音。我对苇说:“下车走走好吗?”苇说:“下车走走,你也累了。”我推着自行车和苇肩并肩地走着。我试探着伸出手揽住她的腰,她没有拒绝,突然地,我扔下自行车,猛地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没有一点思想准备,脚下一滑,我们一起跌倒在一座草垛旁。但我们谁也没有松手,反而搂得更紧了,听得见双方急促的呼吸。抱了一会儿,我们松开手,互相看着对方,然后,我们开始接吻。这是我跟苇的第一个吻,也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女人接吻。我把我的处子之唇向苇亲过去,苇也仰着头把两片美唇向我迎过来,她的眼睛微微地闭着,鼻子里呼出轻柔的气息。我猛地吻住苇的嘴唇,啊,那两片嘴唇好烫好烫,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从嘴唇一直燃烧到心里,让我颤抖得热血沸腾。我们就在这草垛边忘情地吻着,感受着初吻的全部热度。

在那个夜晚,在那个乡间道路上,在那个散发着熟麦清香的麦草垛旁,我第一次接吻,第一次跟我初恋的女友接吻。我们吻了多久,记不清了,可那初吻之烫,却如烙铁烙在我的心上。尽管,给予我这样一个热吻的苇最终却未能成为我的妻子,但草垛可以作证,青春无悔,初恋无悔!

桥洞里

在我居住的那个庄子前,有一条大河,河上有一座水泥拱桥,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两头的桥墩下,各有一个桥洞。乡村的孩子放学后挑猪草时,常常背着篮子,几个人一起躲到这桥洞里玩。桥洞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但想不到的是,在我长大了以后,我的恋爱竟然与这桥洞产生了关系。

桥洞里的爱情自古有之。古时有一个叫尾生的痴心汉子和心爱的姑娘约好在桥下见面,可心上人迟迟没来,而不幸的是河里的水却突然涨上来,这个痴情汉为了守约坚决不肯离开,最后竟然抱着桥柱被大水淹死。我的初恋情人就是这样一个痴情姑娘。

我所爱的姑娘家住在大河前面的一个庄子上,是我舅妈的女儿,我的表妹。过去没有桥时,两家基本没什么往来,后来有了这座桥,大人小孩才有了些走动。小的时候,我和表妹经常在放学后,各自背了篮子,到河边挑猪草,有时我到河那边去与她一起挑,有时她到河这边来跟我一起挑。挑得累了,就会到桥洞里玩拍洋片、抛石子的游戏,虽然我比表妹大,但表妹都常常让着我,把她赢的洋片、石子还给我。有时我只顾玩,没有挑满一篮子猪草,怕回家挨骂,表妹就会将她的猪草分一点给我,让我回家能够过关。

后来我们就偷偷地好上了。因为家庭穷,子女多,我和表妹在初中毕业后都没再上学,先是回家到队里干活,帮家里挣工分,后来又出去学手艺,我到人家厂里学做弹簧,表妹到缝纫师傅那学做服装。只要回家,我们就到桥洞里相会,在那儿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家里这时并不知道我们两人好上了,舅母一直催着要为表妹说婆家,也有媒人上门介绍,可表妹一律拒绝。我的父母倒没有要我谈亲,只是担心这样穷的家庭儿子找不到对象,一心盼我在厂里能够学出点本领,挣到点钱,把房子翻翻,到时也不愁没有姑娘上门。为减少麻烦,有一次在桥洞里约会时,我们商定,干脆跟父母公开我们的恋情,请他们同意我们的婚姻。然而,想不到的是,当表妹告诉她母亲我们两人的关系时,母亲暴跳如雷,坚决不同意我们结婚。如果舅母是因为我们有近亲关系,不宜结婚而反对,我们可能会重新考虑,可她实际上是嫌弃我家太穷,不愿女儿落进穷窝。这当然也可理解,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得好一点,能够幸福?可是表妹却铁了心,一定要跟我。舅母就不许表妹出去学缝纫,也不许她出门,每天看着她。有一天表妹趁母亲到河口洗衣服的间隙,跑出来躲到桥洞里,从下午一直躲到晚上,等待与我见面。我正常每天在老时间都要到那个桥洞去一下,而那天却因为厂里突击赶制一批货,要开夜工,没有回家。表妹在那里等到夜里,又冷又饿,以为我也变卦了,性格刚烈的她回到家里,写下遗书,悬梁自尽。

得知表妹的死讯,已是第二天早上。我疯了一般奔到舅母家,抱着表妹遗体嚎啕大哭。当我读到表妹的遗书时,我才知道,表妹的肚子里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的心在流血。按照表妹的遗嘱,将她葬在桥洞边。在表妹的坟前,我立下誓言:今生今世永不再娶!

……

几个故事讲完,讲的和听的都早已泪流满面。大家不再说一句话,都沉浸在对往昔岁月的回忆之中。只有王菲陈奕迅的歌如忧伤的潮水,漫过每个人的心房——

虽然会经常忘了

我依然爱着你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