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行


作者:陈启文 发布时间:2010-07-02 09:35:49 浏览

 

Xzp中国散文家网

    时间可以把一切事物变得面目全非,也可以把一切变得异常安静。在被河流反射的寂静日光映照下,我已经接近了一条大河。那个杀戮的场面现在早已没有一个活着的人看见了。,但这条大河肯定看见了。只在这里,还能远隔一千八百年,“遥看江中鹦鹉洲”。我在江心里搜寻,何处寻觅那个早已沉没的鹦鹉洲?很多事物已经远得看不清了,无论真实还是假象。但见缭绕上升的水雾,久久地飘浮在一个地方。我隐约看见了一个文人的灵魂。气聚为魂。Xzp中国散文家网

    我深深的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我来这里,仿佛就是为了找一个换气的地方。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楚辞里的江陵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河流会肆意改变流行的速度,一条船永远无法按预定的时间抵达了一个目的地。这是我多次乘江轮或海轮航行的一点经验。Xzp中国散文家网

    怀想那段并不遥远的岁月,我不停地往返于重庆到上海之间,我着迷于一条船的缓慢,以及在缓慢中清晰浮现出来的长江两岸的风景,名胜,每到一个地方,船就会停下来,让你上岸去看看。现在想来,那真是一种奢华的旅行,而今,随着航行在江上的客轮从这条长河中集体退出,一切已成列车与飞机之外风驰电掣的过眼云烟。我只能通过回忆,进入河流……Xzp中国散文家网

    古老的江陵,对于我,已经只是我脑子里偶尔浮现的忆念之物。那一次,我记得很清楚,船到江陵时比正点晚了许多,我们这一船即将上岸游览的旅人,集体迟到了。我的回忆,从落日开始,我还是第一次如此鲜明地注视日落长江的景象,近在咫尺,却又像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在我的注视下,我感觉这个过程被延长了许久,许久,。太阳的一半已经落在水里,半个太阳还浮在江面上,那如沦陷一般的悲壮挣扎和大江东去时的雄浑激荡,把两种力量都展示得不可抵御,。最终,大河还是淹没了一切,只有落日最后的回光,只有一条大河如同血泊,在涌动,在奔流,还微微散发着热气。我的眼花了,看什么都浑浑沌沌的,大江深处,犹听见一阵阵难以名状的声音,如怪兽在低声吼叫。是那轮已经被淹没了的落日么?我此刻是在回忆,哪怕回忆,也惊心动魄。Xzp中国散文家网

    静穆的,是暮色里的江陵。江城一般都黑得太早,登岸时,照亮码头的已是回光返照般的灯火。这也是码头上一天最繁忙的时刻。这里既有从重庆、三峡那边顺水而下的驳船、货轮,也有从上海、南京、汉口那边逆流而上的游轮。这无数的、各种各样的船舶,把一个港湾拥挤得已经看不见水了。最忙碌的是那些脚夫们,他们正在搬运船上、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这些被上江人称为扁担的强壮汉子,就像一只只小小的蚂蚁在堆积如山的货物里蠕动,让人看得喉咙发紧,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把货物搬完,有多少人就这样搬了一生一世。而对于我们这些漂泊已久的游客,还有水手们,一见了陆地,两眼就发光,跳板刚一伸到陆地上,就什么也不管了,只管往岸上涌。每个人,刚下船时似乎还有很深的倦意,一个接一个地伸起懒腰,打一个哈欠,或打一声压抑了许久的喷嚏,但一脚踩着湿漉漉的石码头,立马就清醒了,精神了。他们成群结队地涌到离码头最近的一个街口,随即,便在扑面而来的夜风里神秘地散去。Xzp中国散文家网

    江陵其实是一座很小的县城,山无悬念,水无伏笔,街巷也是寻常的谋篇布局。看了,让人不禁有些生疑,这,难到就是那个“镇巴蜀之险,据江湖之会,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的楚国故都?我是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但我很快就知道自己弄错了,岁月深处还有另一个江陵,被埋藏在城北十余里,那里才是楚辞里的江陵,楚纪南故城,——纪郢。Xzp中国散文家网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3a8cd20100j4u5.html) - 《华夏散文》2010年第七期“山水清音”栏目作品_华夏散文月刊_新浪博客

    楚都——郢,这可能是中外历史上最奇怪的一个王都,它不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而是楚人搬来搬去的一个都城。“当时楚人驾宫殿,意思绝妙般与倕。”这是苏东坡的诗,一个“驾”字,十分的传神。楚人好迁都,乐此不疲。每迁一次,他们不但要迁走城中人口,不但要把所有能搬走的都搬走,他们甚至连这个都城的名字也要迁走。楚国迁了十几次都,楚都还是——郢,他们就这样沿着一条长江上下搬迁,三千里江山就有了十几个郢,让人感觉到楚人孩子气的顽皮,、好动,、任性,且不说那些被迫迁都的种种原因,他们这样迁来迁去的,还真是楚人性格中特别可爱而有趣的一部分。Xzp中国散文家网

    江陵,或许是楚国最巩固的一个都城,从春秋之初的楚文王在此建都,一直到“秦将白起拔郢”,二十代国王,在这里统治了四百余年,楚国就是在这里变得强大的。“楚,天下之强国也。地方五千余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史记·苏秦列传》)可见当时的楚国,很牛。楚国的强大一度让所有的诸侯望尘莫及,楚人是粗犷而充满了强大生命力的族群,那也是在后来的中国人身上罕见的一种力与美的结合、,一种遏止不住的激情与野心的结合,他们给中华民族的历史注入了一种粗野、狂放、自豪的气质,他们的多血汁和极容易冲动的神经又给他们自身带来了命定的悲剧性。这一点,在楚庄王身上强烈地表现出来,“楚庄王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并观兵于周疆,问鼎之大小轻重。”这个楚王,可能是第一个想一统天下的诸侯王。问鼎天下,这是何等非凡的一种气魄,却太傻,只有傻瓜和楚人才会如此一点也不掩饰自己,一下就把锋芒与头角显露出来了。换了秦人就不会吱声了,他们几乎是一声不吭地就把六国给灭了。江陵后来成了楚人的亡国之都。楚国之亡,不止是秦国的强大和阴险的算计,也亡于楚庄王的那些后代太没出息。出了一个楚灵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指的就是他老人家的无量功德。又出了个楚怀王,昏。秦将白起拔郢,一声“拔”,楚怀王和他的都城就被秦人像拔树一样,连根拔起,完了。古人炼字,绝。楚国的历史终结了,但楚人的历史必将在亡国之恨中延续,“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楚国的子孙项羽将在不远的岁月里对灭亡了故国的敌人实施摧毁性的复仇。Xzp中国散文家网

    三千里江山,三千年岁月,在我抵达之前早已被月光照得一片寂静。这里是楚国故城,位于江陵纪山之南,人称纪南故城。这是历史的荒原,而真正的历史已经潜入得太深了,哪怕深入其间,我也只是一个极遥远的观众。但我也是楚人的后裔,还能嗅到故国残存的气息,这如同血脉丝丝缕缕而又萦回不绝的先人的气息,把我的视线牵得很远。想象遥远古代的日月,在故国的上空反复升起和降落,那一座王城在另一个时空里雄峙四百多年,那一堵堵夯土垒筑的城墙至今还在,虽已是断壁残垣,但还没有倒下去,还一动不动地坚持着,又像是等待着什么。这里,又还有什么值得它如此长久地等待呢?斑驳的城墙缝里,只有探出的一些野草,如同从历史的空洞里探出的一个个秘密。我心里一动,摸了摸就走过去了,触摸着被烽火与国殇的血迹染赤的残缺城墙,仿佛又触摸着了春秋战国的温度,一段岁月还在手心里滚烫发热。Xzp中国散文家网

    穿越重重叠叠的空间,你依然能感觉,这被埋没了数千年的古城,还有那么多拥挤在一起的生命。这是当时南方的一个人口稠密的王城,分为上里,、中里,、下里,这是周礼为每一个王国预先确定的秩序。上里是楚王国的故宫,依山势逶迤而筑,正南有一座王国最高大的拱门,这拱门和一条贯穿其中的宽阔的驰道上,有一代又一代楚王的随銮仪仗络绎而行,还有多少王公大臣车的马进进出出,在那辉煌的王宫里,接连不断的庆典和狂欢持续了四百多年,直到最后一个楚王连同他的仪仗像牲口一样变成了秦人的俘虏,他们还没有在酣歌曼舞的狂欢与沉醉之后睡醒;故城东北的中里,是当年醉生梦死的贵族聚居区,他们在世袭的功名与荣誉里享受着大王赐予他们的美酒珍馐,他们连做梦也没有想过这样的日子在某一天会猝然结束。Xzp中国散文家网

    我最想去看看的还是下里,下里巴人的下里,这里住的都是手背上青筋暴起的穷人和下人,其中很多都是从长江上游迁来的巴人,他们以制瓦烧陶为业,是这王城里最卑贱也最蓬勃最有血性的生命,他们快乐地活着,能歌善舞,乐天知命。但是如果谁让他们活不下去了,他们是敢以命相拼的。那个“好细腰”的楚灵王,就是被这群下里巴人逼进荒野里,吊了颈。但面对楚怀王的昏庸,他们最终却没有把他逼进荒野上去吊颈,这是因为有屈原。屈原的人格力量太强大了。屈原一哭,他们就不闹了,哗哗地跟着那个骨瘦如柴的三闾大夫流泪。他们最终在泪水中变成了血水里的国殇,但楚国还是在他们的嘶吼声中和屈原的哭声中灭亡了。在秦将白起拔郢之前,屈原就走了,一边走一边哭,“过夏首而西浮兮,顾龙门而不见”,像个游魂似的越走越远。龙门,楚都的国门,屈原的身影就是从这里飘逝着远去,他似乎早已预感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座龙门了。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那一年,艾青温暖的教导
下一篇:泉州见老乡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要闻                      更多>>
  ·中国散文家网开篇
  ·余继聪“连中三元”
  ·《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文章入选《2010
  ·余继聪作品《收藏阳光》入选《名师一号 高考总
  ·中国散文家协会淮南会员改稿会成功举办(图文)
  ·《华夏散文》执编薛勇及多位作者荣获冰心散文
  ·北京《华夏散文》月刊原发文章被诸多刊物转载
  ·林非先生在授课
  作家风采                      更多>>
  百家散文                      更多>>
  ·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
  ·散文欣赏-废墟
  ·丫 丫 的 故 事
  ·闺阁情怀
  ·寻 梦
  ·月光里的贼
  ·“物质虚名”与“精神之花”
  ·爱尔克的灯光
  精彩视图                      更多>>
  文学期刊                      更多>>
  ·《华夏散文》2011年第1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4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5期《遍地花开》(作
  ·华夏散文
  ·2010.10期华夏散文《乡村是我们的老家》(作者
  ·2010.11期华夏散文《旧事尘土》(作者:吕 翼
  ·2010.9期华夏散文《老乡林非》(作者:诸荣会